愛下書小說網 > 浮生墓 > 第三十六章 爭先拉攏
    張晉在煙塵中走出,身后樓閣殿宇全都化為了塵土,只剩下了眼前這最后一座樓閣。

    “張將軍能夠安全歸來,實乃我溫國大幸,只是不知為何要大動干戈,無故毀了我眾多庭院,還請張將軍給個說法。”樓閣之上,溫親王俯視著地面上的張晉,有些怒意。

    在這么多人眼前,自己的樓閣庭院被毀的一干二凈,縱使是殺了張晉,也已經丟盡了臉面。

    “給你個說法?我將軍府被毀時,你可曾給我個說法?我三萬親兵被你坑殺之時,你可給我個說法?”張晉怒火中燒,殺意騰騰。他神情冷漠,不愿在和眼前這骯臟之人虛以委蛇,冷聲道:“你貴為親王,散盡天良,欺壓百姓,亂國政法,今日,你必死!”

    “你若現在離去,你的胡言亂語我可以當做沒聽見。”溫親王開口,聲音低沉。

    “何須多言。”張晉呵斥,身體中霞光氤氳騰騰,雙目噴薄出無盡殺意,抬手間,一道丈長的光芒射向樓閣,狠狠的撞在它的底部,樓閣應聲倒塌,再無身影。

    明處暗處的人倒吸了一口涼氣,僅僅一道劍芒就摧毀了一座樓閣,這張晉太強了,不愧是溫國戰神。

    “轟隆!”

    張晉所在的地面被炸穿,一頭靈獸鉆土而出,張開大嘴咬向他的身軀。

    這措不及防的一下,著實驚嚇到了很多人,城中居然有著一頭靈獸,而且體型如此龐大,讓他們不寒而栗。

    張晉踏地而起,躲過了靈獸的一擊。

    靈獸撲空之后,腳掌踩地,低聲悶吼,似乎有些怒氣。它的每一步落下,都會在地面上顫動出道道裂縫,體型之龐大,驚人心顫。

    “這就是你的手段么”張晉側身,看向煙塵的地方,他可不會相信溫親王會被埋在了樓閣之中。

    “不過一頭二品靈獸,又怎么會敵的過張大將軍,只不過是送給將軍的小禮物,將軍可還喜歡?”說話間,溫親王在煙塵中走出,渾身光彩熠熠,不見有一絲灰塵,同時他的身上有靈光閃爍,顯然也是一名修行者。

    “不喜歡。”張晉開口,順手踢起了腳邊的一根長柱,雙手靈力暴漲間,青筋浮現,手中長柱狠狠一推,似是承受不住張晉的力量,飛行途中柱子的后端已經破裂,消散。

    噗的一聲,鮮血四濺,在靈獸笨拙的躲閃中長柱如同利箭穿破了它脖頸的皮膚將它狠狠的釘在了地上。

    看到這一幕,溫親王面色凝重,這靈獸雖然品階不高,但一身皮膚如同鎧甲一樣,特別堅固,沒想到就這般輕易的被張晉釘死在了地上,而且還是用的沒有尖端的柱子,這足以說明他靈力的恐怖。

    “你很強,我不敢想象再過幾年以后的你,所以你必須死。”溫親王開口,言語中有恐懼有殺意。

    與此同時,他的身邊悄無聲息的出現了兩道人影,散發著璀璨光輝,令人看不清模樣。

    不過那種熟悉的感覺卻是永遠無法磨滅的,當他們出現的那一刻,張晉就已經撲捉到了。而他也變得更加的憤怒,險些散失了理智。

    “紫嵐國的鼠輩,找死!”張晉雙目欲裂,聲音震天,這一刻,他對溫親王的殺意到達了頂峰。

    頓時,這片空間被殺意所籠罩,張晉靈氣如海,殺氣重重,對著三人主動沖了上去,各位招式對決,靈氣肆虐,恐怖異常。

    那場戰斗遮天蔽日,李長安身臨其境也沒有看的清晰,不過現在看來,應該是張晉最終處于上風,不然也不會有當今的護國公了。

    伴隨著“溫”和“安”字的相繼破碎,鎮字并沒有發生任何變化,只是在李長安腦海中一閃而過,化作了他身處的這個小鎮,便沒有了下文。

    沒有傳承,沒有靈決,更沒有珍寶。但在李長安心中,這段記憶帶給他的遠比這些珍貴。

    在小鎮牌坊前,已經圍堵了不少人,當聽說有人已經入了靈,感悟了護國公留下的字不少時間后,越來越多的人聚集在了這里,想要看看最后的結果。

    而此時,不僅是一些普通商販以及百姓在看,還有鎮中一些有身份的人也在觀望,看著場中心的少年。

    有幾方人馬刻意的占據了幾個方位,看似毫不沖突,卻已經有了針鋒相對之意。

    王家和劉家,在溫安鎮也算是大家族了,不僅在資源市場上面時有交鋒,就連小輩之間都是摩擦不斷,對于護國公留下的感悟更是隱隱有互相攀比韻味,不過到如今,兩家中的小輩還沒有一個人可以參悟,感悟其中的意境。

    如今,突現一個少年,剛進小鎮便感悟了護國公留下的字蘊,這自然成了他們兩家的拉攏對象,若是能夠從少年口中得知一些蛛絲馬跡,對于自家后輩參悟護國公留下的意蘊便會多幾成把握,這種機會他們怎能錯過。

    不過,像這種拉下面子的事情,自然不能由他們親自出手,所以,便讓自家的小輩們帶著人參與其中。

    “王三金,你要是識相的話,現在走還來得及,不然一會等我把事情辦成了,第一個收拾的就是你。”在劉家的小輩中,一位神情高傲的少年冷冷開口,渾身靈力濃厚,隱隱有年輕一代領頭人的風范。

    王家小輩一聽,自然耐不住性子,當即回聲開懟:“花落誰家還不知道,劉彥池你高興的也太早了吧,再說了,上次我不過輸了你半招,讓你暫時的春風得意。這一次,我一定奉陪到底。”

    “勇氣可嘉,不過依舊是以卵擊石,不自量力。”被稱作劉彥池的少年冷笑一聲,對著王家陣營豎起了中指,引來了自家年輕一輩的大笑,似乎是想激怒對方。

    正如他們所料,王家少年們的臉色變得陰沉,劉家的這番作為已經徹底激怒了他們,在這么多人的注視下,他們要是不做點什么的話,今后在小鎮中,他們必將成為人們茶余飯后的笑談。

    “劉彥池,既然你要提前撕破臉皮,那我們奉陪到底。”王三金怒聲說道,這個時候,一定不能弱了氣勢。
pc蛋蛋彩预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