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河神新娘 > 第二十五章怪異嬸子
    我給師姐蓋好被褥,就看向冥北霖,咳嗽了一聲,對他說,他的房間在對面,讓他先過去休息,一會兒吃的送來,我讓東子送到他的屋里。

    冥北霖微微側過臉來,撇了我一眼,淡淡的說了一句:“你必須與本神君同屋。”

    “你?”這個冥北霖,又在打什么主意?我思索片刻道:“神君大人,我師姐如今身體虛弱,不能離人,我還得徹夜照顧師姐,故而?”

    “正因為你師姐體弱,所以,你才不能與她同屋,你的身上,已經沾染上了本神君的寒氣,她個尋常人受不了。”冥北霖說罷,就朝著門外走去。

    “你為何不早點告訴我?”我想著自己一路擁著師姐,她如今還昏迷著,或許是因為我。

    “你問了么?”冥北霖反問道。

    我頓時無言以對:“好,是我自己疏忽了,那請問神君大人,如何才能去了這一身寒氣?”

    “勤泡澡,一會兒,去隔壁屋里最好用花瓣泡個澡,去去你這一身的汗臭。”他說完,一個側身,就消失在了我的面前。

    “神君大人?”我朝著屋內環顧了一圈,又低聲叫道:“冥北霖?河妖?”

    他沒有應答,我這才松了一口氣,想必他是去別處歇息了,我趕忙安頓好了師姐,替她擦身,換了衣裳,又喂了熱茶。

    師姐閉著眸子躺在床上睡的安穩,我不敢離她太近,只能是坐在圓桌旁看著她,等到伙計東子送熱騰騰的面來,我又讓東子準備大木盆和熱水送到隔壁屋,自己則是喂師姐吃點東西。

    “師姐,來,吃一口。”我將師姐扶著坐起。

    師姐迷迷瞪瞪,半瞇著眼眸看了我一眼,又無力的閉上眼。

    我喂她先喝了一口面湯,本是想讓她暖暖身子的,結果那面湯一入口,師姐的身體便猛然朝前一傾,直接吐了出來。

    “怎么了師姐?”我一怔,狐疑的問道。

    “咸!”師姐虛弱的回應了一句。

    “啊?怎么會?”我舀起一勺湯,嘗了一口,果真這湯咸的讓人無法下咽。

    可這客棧做吃食的老板娘,就是靠賣陽春面存了些銀錢,后來才開的客棧,我同師父來這時,都會點上一碗面,陽春面是這里的招牌,如今怎么這般咸,而且面條也厚的很,根本咬不爛?

    我走到桌旁,往面湯里加了一點熱水,讓師姐先湊合著喝點。

    師姐喝了些許,再次昏睡了過去,我見師姐睡著了,就到了對面客房里泡澡,這種客棧花瓣什么的自然是沒有的,不過能泡個澡解解乏,已算是享受。

    我準備褪下衣服之前,走到了窗戶邊上,準備將木窗關上。

    這個木窗恰好對準的是客棧的后院,我朝著后院里頭望去,正巧看到客棧的老板娘蹲在后院一角,不曉得在做些什么。

    “嬸子!”我開口叫了一聲。

    她依舊背對著我蹲著,我以為她沒有聽到,便又叫了一聲。

    這嬸子對我們很照顧,每次來,都熱情的招待,今日倒是奇怪,怎么叫她,她也不應聲呢?

    “娘,快進去!”東子突然沖進了后院,一把將他娘給拽了起來。

    嬸子側過身,我才看到,她方才居然蹲在地上,吃著供奉給去世先人的“倒頭飯”。

    鹽城的習俗,窮人家,無處供奉所有先祖牌位,就會在院子里尋個最陰的面,當做是供桌,月半,就要給先人供奉飯菜。

    這些飯菜,是倒扣的,所以被稱為“倒頭飯”,一般要擺上好幾日,活人自然不能和死人搶吃食,可嬸子卻一個勁兒的往自己的嘴里塞。
pc蛋蛋彩预测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