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下書小說網 > 破曉蒼生 > 第五章——重回慕家
    東陵南部。

    壯闊的山巒雪嶺,猶如德高望重的王者,散發著氣勢磅礴的威嚴,孤傲的沐浴著這千里延綿的冰雪與萬千云霧。

    而曾經的東陵國四大家族之一的慕家本宗,就坐落于此崇山峻嶺之下。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

    曾經的慕家,如同此崇山峻嶺般,傲視著整個東陵大陸,只因擁有一位三十年一遇的少年天才魄者。

    上天是公平的,在賜給他無與倫比的天賦同時,也為他關上一扇致命的窗戶。

    身份、頭銜,是血液所賦予一個人最為初始的定義,可卻也是最難撕下的符號。

    天才少年的無奈,在于出身慕家卑微的外宗,這注定他一生坎坷的命運,即便再怎樣努力掙脫那從出身就套上的枷鎖,但始終不過別人眼中的跳梁小丑罷了。

    后來,這位天才少年帶著對命運的妥協悄然離去,離開這個世俗百姓羨慕不已的東陵大家族,告別這座他曾想誓死捍衛的國家,忘卻那想要改變人心的可笑幻想。

    這一別辭,整整三十年。

    而慕家,卻再無傲視東陵的資本。

    “家主!”

    一身著華貴金絲長裙,眉宇間散發著輕靈優雅之氣的女子,滿臉欣喜沖進慕家本宗的祠堂之內。

    “四妹,何事令你如此歡喜?”

    慕家家主慕子皓尷尬一笑說道,慢條斯理的將手上三柱檀木立香,莊嚴供奉在慕家列祖列宗靈位前的香爐之中,有條不紊的坐回一旁的梨花木太師椅上。

    女子也恍然意識到自己的失禮,連忙朝著祖宗靈位的方向,誠心的鞠了三躬。

    而這位慕子皓口中的四妹,便是數日之前在安臺拜訪先生的女子——慕雅芝。

    “家主,剛才城防邊塞的小輩族人傳來消息,二哥……二哥已經回東陵了!”

    “你說什么!”

    子皓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拍桌而起,瞪大著雙眼,震驚激動的抓住雅芝的肩膀,焦急期待著雅芝再次肯定的回應。

    要知道,這一句話,子皓足足等了三十年!

    見雅芝微微的點頭,子皓已經掩飾不了自己內心的那股喜悅的激動,對著雅芝不停的喃喃道——

    “三十年了!三十年!無涯啊無涯,你可算是回來東陵了!”

    就在子皓沉浸于狂喜之時,雅芝突然收起了臉上的欣喜,眼神變得格外嚴肅,說道:

    “家主,您應該了解長老們的脾氣秉性,對所謂的本宗外宗有多大的成見,要不是因為這些,二哥當年也不會走……”

    雅芝有些哽咽,一縷晶瑩從眼角順著她那瑰姿艷逸的臉龐滑了下來,顯得格外惹人愛憐。

    “放心吧,我不會再讓無涯離開東陵的”

    子皓雙手緊緊握拳,作為慕家的家主,這些年所做的決定,皆是在他人左右之下而定,自己像是一個傀儡,一個沒有主見的傀儡。

    而這一次,他已經準備好反抗著這些束縛住自己的線索,就算是為了彌補曾今犯下的過錯吧。

    東陵北部。

    也許是晚秋的緣故,遍地枯黃的落葉,襯映著蒼穹之森的悲傷。

    秋已暮,雁晚歸,說不盡心愁。

    晚霞,伴著慕楓與先生一同,走在回慕家外宗必經的蒼穹之森之中。先生自從步入森林后,便不言一語,緊閉著雙眼,聆聽林海深處的隱約鳥鳴,只有這樣,才能稍微平息先生此時內心的百般波瀾。

    慕楓也明白,先生雖然面無漣漪,但眼見著故土哪能不觸景生情,心中傷疤的痛楚又豈是說放就能放下呢?

    慕楓默默的推著先生,享受著晚霞透過層疊枝丫,灑在身上那斑斑點點的光影。絢爛的光影隨著夜幕將至逐漸消逝,二人不覺已經走出蒼穹之森。

    月輪已掛,東陵北部的人家并不是很多,三三兩兩的門頭燈籠,勉強支撐著夜的漆黑。

    慕楓從背囊里掏出蠟燭,伴著這幽若的燭光,慢慢走過這寥寥的北部人家,走到靠近北海的東源,看到一處院墻破爛不堪的老宅,老宅門沿上的木制牌匾布滿了青苔和灰塵,牌匾上所刻的字跡,也早已被無情的時光所模糊,透過門頭燈籠的殘光,依稀辨認出一殘破的「慕」字。

    “慕寧,別磨蹭了,叔父還在等著呢。”

    伴著話語,一身著素色布緞袍杉的青年俊生,打著燭火走出大宅大門,見門口停留著一老一少的陌生來者,也沒過多在意,對其二人露出隨和的笑臉,畢竟這落魄之地,所來之人又怎會沒有自己的苦衷呢。

    先生的視線隨著這青年俊生的腳步,停留在他腰間那塊葉狀的木佩上,心中涌出一絲酸楚。

    “后生,你是明平的孩子吧。”

    青年停住腳步,他有些驚訝,這位面生的老者竟然一眼就認出自己的身份,帶著幾分防備,試探性問道:

    “不知閣下是?”

    先生并沒作答,只是從衣袖里掏出一把素面折扇遞給青年,說道:

    “麻煩把這折扇交給你家的大人。”

    看著這面折扇,青年有些猶豫,他不知這老者究竟是何身份,但從一眼就能辨出自己看來,應該對自己的家族有著頗大的了解。

    先生見青年的不知所措的神情,笑了笑說道:

    “我與父親乃是故交,盡管交給你家大人便是。”

    聽完先生的說辭,青年雖仍心存芥蒂,但也還是接過折扇。

    “慕安哥哥,你催什么催,人家不得先幫娘親把屋子收拾了才能出來。”

    這時,一十七八年華的花樣女子,臉上掛著些許賭氣姿態,嘟著嘴說道走出大門。

    那名叫慕安的青年連忙轉過身,走到慕寧身旁,輕聲對其說道:

    “門口這兩人稱是我父親的故友,讓我遞下東西,你在門口等著我,自己一人小心點。”

    慕安說完,便走入大宅。

    慕寧朝著慕安走去的背影扮了個鬼臉,嘴里賭氣的念叨道:

    “有什么小心的,難不成還能在自家大門前被拐了不成。”

    說完,望向慕楓與老者的方向,俏皮一笑。這格外惹人疼愛的模樣,也映入了慕楓的眼中。
pc蛋蛋彩预测网站